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

他爺爺說的那種"聽不懂的語言",其實,我竟然聽得懂 | 《戴尼提》聽析員收穫

我住在國外時有當職員,也有學習戴尼提聽析員課程。有一位六十多歲華人面孔的老先生想要聽析戴尼提,他從小就從馬來西亞移民到澳洲,所以連馬來西亞話也不會講,雖然有華人面孔卻只會講英文一種語言,我會講英文,所以機構安排我聽析他。


我幫他聽析戴尼提的過程中,針對一個事件,一直找到他的童年,後來再聽到他三歲時,他爺爺用一種他"不懂的語言"罵他,讓他非常非常難過。。。



當他多做幾次復返後,終於開始聽清楚他爺爺講的話。

結束後,他終於解決了這輩子,一直耿耿於懷的事情,有很大的收穫。 



我問他:「我不知道原來你是 Chinese 耶?」

他說:「好像可以這樣講。」

他父母雖然是馬來西亞人,但是他聽說爺爺好像是從中國大陸坐船過去馬來西亞的,只是他爺爺講的話好像不是 Chinese。這位待清新者是家中最受寵愛的小孩,他爺爺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他爸爸也不大會講"那個語言",所以家族中已經沒有人會講"那個語言"了。 



這位只會講英文的老先生,當他在聽析中重複他爺爺說的那種"聽不懂的語言",其實,我竟然聽得懂,因為他"聽不懂的語言"竟然就是【台語】! 而且用詞完全和我自己小時候,我家中爺爺奶奶和爸媽,用來罵我們小孩子的台語用辭是一模一樣的。 



是的,原來同種同源的人,也會一代一代把罵小孩的閩南話傳下來。這位待清新者接受聽析時大約六十多歲了,他爺爺罵著三歲時的他,當時他爺爺年紀差不多七八十歲,時間加起來是一百四十多年,我親耳聽到的,很有可能是一百多年前清朝閩南人家庭中責備小孩子的用辭,竟然到現在都沒有變!



知道是一回事,當場感受到這樣的真實事件又是另一回事,在異鄉全英文的環境中,竟然可以聽到自己最親切的家鄉話:台語,而且是在幫人使用戴尼提時,從眼前這位素未謀面的待清新者口中,一字一字說出來的。原來遙遠的從前,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陸地上,一個馬來西亞的閩南人家庭中講的對話,和我從小在台灣家裡講的對話是一模一樣的,這讓我非常驚訝! 




成為聽析員,好像是柯南運用標準技術駕駛著時光機列車,回到歷史上去解救時光軌跡上遇到困難的人事物,我只能說,戴尼提技術太神奇了!沒有親身經歷過的,一定要去學習標準技術,成為戴尼提聽析員,搭乘時光列車的救人英雄!


2016年5月15日 星期日

『人們都看不起我』的顧慮已經不見了!




「我向來是一位相當容易憂慮的人。事實上,我總覺得我是在與一群人工作,瞧不起我,告訴我將無法成功,並且終將失敗。

     在特定的人面前我必須表現特定的方式。明顯地若是遇到不同的人,我就有不同的方式,結果好像失去我自己。在不同的人們面前,我就出現不同的人格特質,為了要表現得更『恰當』以及『可被接受』。在戴尼提聽析之後,我再也不擔心了,當事情發生時,我觀察並且處理它們。我並不是變得不在乎,我仍然謹慎行事,但是那種陷於焦慮的狀況已經消除了! 我能夠享受生命並且更加快樂。



『人們都看不起我』的顧慮已經不見了!  這就是我--有了我自身的創意以及決定。我覺得自由並且享受我的生活。

我只是我自己,並且最驚人的是我比從前擁有更多的朋友。我覺得我更加被人喜歡與關愛。因為我只是在做我自己,而不是其他人!

我覺得自由,我覺得快樂,我很活躍,我樂在生活中。戴尼提拯救了我的生活。」-- G.B.

2016年4月22日 星期五

感到如釋重負,多年的謎團終於掀開,我把死亡印痕拿掉了!


從小,我就認為自己不應該出生在這個世界。

我覺得自己很卑微。

加上顏值不高,身材矮小,出生八個月,燙到全身有大大小小的疤痕,我對自己很沒有自信。

我努力想要取悅所有人,但喜歡我的人還是不多。


我活著,只是因為死不了!

當我爸爸過世時,我不斷怪罪老天,為什麼死的人不是我,要讓家之主的我爸死掉。
因為對自己的形象低落,我也常常講些詛咒自己的話。
我常常喊著要去死,但因為很怕痛,就這麼活了年又年。
我有很多的為什麼??
為什麼睡到黃昏的時候,我會很想哭?
為什麼去山上玩,坐在車裡,看著山上的景色,我會那麼悲傷?
為什麼我會那麼怕冷?
為什麼我常常感到腰酸?
為什麼我會那麼容易疲倦?
為什麼我常感覺到胸口很悶,喘不過氣?
為什麼我老是感覺到很悲傷?
為什麼當有人對我大聲講話時,我會嚇到,很害怕,而且很想去死?
這麼多的為什麼,終於在我這二天做的戴尼提聽析,找到了答案。我感到如釋重負,多年的謎團終於掀開,我知道了影響我個性的東西,就是那些可怕的話語,印痕,讓我這輩子過的如此凄慘。

故事,很精采,做到最後好像在看連續劇。
但是經歷時,我的眼淚不斷的狂流,隨著聽析員的指令,我一遍又一遍的訴說,我終於把那些影響我心靈深處的拍咪呀(壞東西)去掉了,那些我覺得自己很卑賤,我應該去死,我不能待在這裡,我應該要離開.........的話語,就是被鍵入,隨著聽析員的指令,被鍵出了!它們不再對我有任何影響,我不再個性扮演某個人。
我把死亡印痕拿掉了!
戴尼提的威力真的有如火山爆發一樣,太神奇了!
誠心的推薦,來上戴尼提研習班,你會對自己有更多的發現!
謝謝 L.羅恩.賀伯特,輔導員,聽析員,以及我自己。

內文字詞定義:

戴尼提 Dianetics:希臘文 dia 是穿越的意思,而nous則是心靈或靈魂的意思;心靈(或靈魂)對身體的影響。
鍵入:字面上來說,鍵是個小型的手動裝置,可用來打開、關閉或轉換電流。鍵入在此意指個休眠的印痕活化起來,現在已接通到線路中。
鍵出:字面上來說,鍵是個小型的手動裝置,可用來打開、關閉或轉換電流。鍵出在此意指印痕進入休眠狀態,離開線路。
印痕:分析式心靈陷入某種程度的"無意識",因而讓反應式心靈有機會記錄的時刻;指該時刻的所有內容,其中包含全部的感官訊息。

2016年3月18日 星期五

天災的陰影是最痛的陰影之一

天災的陰影是最痛的陰影之一

這陰影若沒去除,會在心靈裡印上永遠的痕跡


陰影能去除嗎?



921地震震走了我的家人我的歸屬,已經那麼多年了,我知道陰影永遠都在哪裡,不去碰觸都不會有事,但真的嗎?

每次只要稍微晃動一下地殼,那種壓迫感隨即而來,好幾次我都覺得活著好辛苦。我做了戴尼提,再次回到那個陰影的深處,我穿越了!

那道陰影在最後一刻不見了!最後留下來的是活下去的希望。謝謝戴尼提讓我重生。

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

我看到我自己因時間管理不好,把事情搞得一團糟



「幫助。是我們每天都在做的事,但我們都不知道,幫助有兩種:成功和失敗,而且都會影響著我。我知道,我是一顆大樹,一顆可以包容的樹。讓我身邊的人知道,要讓生活更好,每個人都要負起責任,明天才能更好。每個人都是好人,但在當下,他有他的想法和做法,我自己的速度不夠快、積極度不夠,知道問題就去完成,才不會卡在那裡。我知道,我會愈來愈好,讓身邊的人都看到,真的!謝謝雅菁!

我覺得活著真好!我可以做我自己,我可以做非常多的幫助,讓人們更好。人生是美好的,確信就是這樣。我看到我自己因時間管理不好,把事情搞得一團糟,進而影響與家人和公司的關係。許多的問題,也因為自己不願面對,而讓它越變越不好。就是因為我有讀書,我比身邊的人,更要負起責任,唯有自己變大、變強!才能帶動他們一起往上走。清新者!我來了!」

豐原中心【致命四重奏】諮詢師 :何玉瓏(男)、楊雅菁(女)~歡迎指名預約哦!

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

這媽媽被告知只剩六小時可活,因此決定詢問每個孩子關於她死後會發生什麼事


使用《戴尼提DVD》神奇的收穫


在全新的《如何使用戴尼提》DVD出版之後不久,一位不是山達基人的男士在佛羅里達的家中,跟他的山達基人太太一起觀看DVD。看完之後,他認為內容很好,但是不覺得對他的生活有甚麼幫助,因為他認為自己「都很好」。

過了幾週,他媽媽住進醫院的安寧病房快要死了。她的兒女都在旁邊,其中一位女兒是佛教徒,另一位女兒是天主教徒,還有這個非山達基人的兒子。牧師就在旁邊陪伴這最後一刻,舉行了最後的儀式,媽媽也已經給予懺悔。這媽媽被告知只剩六小時可活,因此決定詢問每個孩子關於她死後會發生什麼事。



首先,那位佛教徒女兒向她保證,她來生會很好,因為她這輩子做了很多好事。

下一位是天主教女兒,她向媽媽保證天堂一定會有個位置留給她,而在場的牧師也向她保證這點。然後媽媽詢問這個兒子的答案,他說:「媽,在我回答之前,有些事我想要問妳」,
他說:「請告訴我妳記得的疼痛或不舒服的最早時刻。」

(直接來自他觀看DVD戴尼提聽析方式的印象!)

媽媽想了一下,講出她16歲時曾遭強暴的事件。

她跑這個印痕直到非常高興,然後再跑另一個事件,又另一個事件,再另一個事件,就這樣一直做到那天晚上,他媽媽變成非常有活力,而且恢復健康,就這樣走出了醫院,讓所有家人、牧師與醫護人員都非常驚訝。

事後姐妹們詢問他這到底是什麼,而且為什麼他不早跟她們講這好東西。

他告訴她們這是<戴尼提>,他自己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

不用說,他們全家都決定要了解更多這項技術,這項將他們的媽媽從死神手中救回來的技術。

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

阿公過世時,我親眼目睹拔針的過程

分享一則戴尼提心得—走出過去陰影,邁向陽光噢!

”聽析“,是一種仔細的聆聽,聽對方的指令好讓你把回憶在找回來。

「透過聽析,我找到當時親人過世的畫面。記得當時的事件是啊媽在病床上一直插針,他很痛苦,我們也很難過。感覺啊媽很想趕快離開這個世界。但奇怪的是這個畫面繞來繞去我也沒有新的線索可以講。於是再度回到更早的事件,是在五年前,阿公過世時,我親眼目睹拔針的過程,既是恐懼也是難過。恐懼的是身上的針是從頭拔到腳,難過的是親人過世時的心痛。在聽析的過程中,我哭了,久久不能自己,話也說不出來。原來親人的過世對我來說是一種不捨的思念。



感謝帶我進來的人,讓我認識了聽析這個課程,因為有聽析,讓我的心情也平靜了許多,我只能說,哇……傑克,太…神奇了。 」

梁小姐